欢迎光临香港挂牌心水论坛!
  • 百度
  • 返回首页
  • 留言模块
  • 手机:15321126588
  • 返回主页
  • 收藏网站
  •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芦荟合作社 >
     有缘去参加道家的一场法事,近距离的去看,肃然虔敬。
      
      那是一座药王庙,新修的门楼木质结构,还没刷上亮油,只是木头的原色,还泛着木头的原始的香味。却已经有燕子迫不及待的搭窝了,那只燕窝还是潮湿的泥土的颜色,还未及晾干,看样子是一双燕子的新家,这一双燕子定是喜欢了这木色木香。还不停的衔来草枝和泥土。说不定也是喜欢这药王庙的药香和善男信女供上的高香的味道也未尝不是。因为有了燕窝,我对这庙宇大殿的门楼多了好感。
      
       
      
      照例的三进的房屋,迎面是正殿,一排整齐的供桌,深红色的绒布上供着九座佛身,大约半人高,药王神情温和,不似他佛面目的狰狞,或者面对前来求医问药的人们多了,就多了慈悲之怀。人说,人若慈悲,若善良,面容也会变得温和。芸芸大众,有多少不能求解之病,要求于药王,身体上的,心理上的,和精神上的。往往是常理不能开解之事,人们便会想求他法,有没有用,灵不灵验,权当是一种慰藉了。
      
      法事还没开始,我一人站于药王面前,总觉得药王是微笑的,我拿着相机并没有去拍,听不少人说过,佛像不能随便拍,心中有了这个印象,便多了禁忌,就算是没有禁忌,也是不知如何表现佛像的神圣,便收了相机,索性不拍。是个纠结的人,没有合适的构思,没有适合的顺应想法的景物,便不肯按快门。宁缺毋滥,有时候是优点,有时候也会有遗憾。却是死性不改,这个年龄了,也不想改了。抛开这些纠结,这是站在佛像前,神思却飘远了。正正神思,默默的站着,站了一会儿,心里念叨了许多此刻该念叨的事,所念之人的平安,所系之事的顺利,以及对药王求得的与己的健康,总之,在心里念叨了不少事。再一抬头,药王的温和仿佛微笑,只愿他是懂我的。而我的愿望也是一个普通人的极其普通的想法,没有非分,只是安分守己的意愿,只愿尘世安详。旁边一袭圣衣吸引了我,紫色的,刺绣很多图腾,似龙,似凤,还有百花百鸟,雍容华贵。做工很是精细,看不到针脚,整齐的叠放着,想是一定是法事大主持的华服。
      
      侧面的东西两进是偏殿,所供佛身神情各异,总有面目狰狞的,我想大概是护法大师之类吧。不懂佛事道规,也不再猜测。西面是一开大约四五间的平房,看上去是道士平日生活起居和摆放法事用品的房间,都宽敞明亮。平房北侧一个大大的香炉,燃着一米多高,十余厘米粗细的高香,香火刚点燃不久,香灰还耸立着,高香最上头的吉祥如意四个大字还清晰可见。下面是个大大的“發”字。几柱高香燃着,空气里香火的味道浓浓的,高香的烟缭绕着。一队有二十多人的秧歌队正在门前的场地上热闹的跳着,扭着,秧歌的伴奏热闹高亢,演奏的是六位身穿道袍的道士,黑色的带带布鞋,白色的袍子,很有仙家的味道。
      
       
      
      最南面已经堆起一座“香山”,这香山名副其实,是由一根根细香堆积成的,今天的香山,高香啊,以及堆砌的金黄色的用纸叠就的金砖金元宝,都会经过道家师傅的道经诵念,很灵的。我也撒了几捆香,据说撒的越高越好,我便使劲往香山上面扬去。
      
      原定的十一点开始的法事,延后了十几分钟。据道士所言,在等天象。时值中午十分,天空晴好,不知大师在等什么?不过,真的在法事进行中,一缕天光从云层泄露出来,长长的光线傾泻而下。不由得在心里又多了份虔信。这场法事是为了纪念药王的生辰,是这个道庙一年内的大事,每年的这个日子,会有四面八方的人来到这,求过事的,看过病的,解过疑的,新来求事的,得愿还愿的,这一天都会来,向药王敬香。传递供品的队伍就排了长长的二十余米开外。供品的花样繁多,数不胜数,各种水果,各种酒品,各种糕点,各种饮料,各种吃食,经过每一个传递着的手举过头顶,传到主持道士的手上,道士双手擎着一个长十余厘米,宽五六厘米的竹牌,上端是一个黑白的太极图案,和一些密密匝匝的图腾,那是凡人不懂的符号。就这样上百件的供品一一摆放在了供桌上。整个过程一丝不苟,人们虔诚的敬着,没有人说话,长达近二十分钟的敬供过程,秩序井然,我这个闲人也入神的看着这一切,仿佛,觉得只要你信,便一切都能实现。直到看见一份供品是一个猪头,猪头的鼻孔里插着两颗大葱,不禁哑然失笑。
      
      
      
      然后,是道士的诵经,然后绕香山三圈,点燃香山,绕香的人们脸上都是虔敬的神情,我不知这是一种信仰还是迷信愚昧,对于道教所知甚少,不敢妄自评说,可是,就这一念的信与不信,仿佛隔离一个遥远的世界。就凭着一股信念,便把一切寄托交给了无所不能的药王。
      
      回来的路上,是长长的辽河大坝,坝上一个男人佝偻着腰身骑在一辆自行车在堤坝的土路上,土路有些崎岖,骑车的男人看起来有些吃力,远天碧蓝,近树绿荫,只是那个骑车的男人一点点费力的蹬着自行车。我忽然想,神奇的药王啊,你能否化解人间这一场吃力的独行,哪怕给暴晒的男人一点荫凉,或者解渴的一口水。
      
       
      

    正中间身披深红袈裟的据说就是药王

    保护视力色: 【字号 【收 藏】 【关 闭】

    分享到:
    请发给您身边需要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