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香港挂牌心水论坛!
  • 百度
  • 返回首页
  • 留言模块
  • 手机:15321126588
  • 返回主页
  • 收藏网站
  •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窗外
      
      新家在十六楼,面积不大,所以做了敞开式厨房,餐台跟客厅相连,空间的视觉上宽敞明亮。在厨台上做饭洗菜,就直接面对着窗外的风景。每每站在这里,我会一边打开音乐,一边做着手里的活计,一边看着窗外的晨昏。远处的西南方向,看得见城西的地标性建筑----尖桥,白色的桥身上部清晰地出现在视线里,有雾或者空气质量不好能见度低时,偶尔也会看不见。开着的窗玻璃上常常反射太阳的光芒,我就在这片阳光里开始准备一家人的早餐,或者晚餐,或者在临睡前关好窗子,放下我精心挑选的带有花草图案的窗帘,安然睡去。
      那是少女时代很爱看的一个缠绵的爱情故事
      除了上班时间,在家呆的时间大多都围着厨台转,面对着窗口的厨台,给了我很多好心情。不知谁家养的鸽子,不时地在窗前飞过,一群,或者三两只,常常将我带到童年时候。那时候住的是平房,窗子是木头的窗框,玻璃格子,窗外的天空就变成了方方正正的一小块一小块的。那时我的单人床就在窗下。家里姐妹三个,我的床是上下铺的下铺,整个窗子都在我的床旁。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却常常煞有介事地躺在床上看窗外的流云、飞鸟,没有多情,只是觉得欢快和安静,记忆里有鸽子翅膀横翼飞过的扑闪的声音。也有叽喳的麻雀,在平房起脊的红瓦下,看得见麻雀妈妈衔着小虫回来,听得见小麻雀叽叽喳喳抢食的声音。于是想过去看看小麻雀的样子。就真的跟淘气的男孩子上到了房顶,掀开红瓦,看到了初生的小麻雀肉呼呼的身子,像一个个小肉蛋儿,粉红的皮肤薄得看得见皮肤下紫色的血管,娇黄的小嘴丫还张着,伸着脖子。我忍不住摸了摸它,它的小小的几近透明的身体,温热着,那时觉得那个生命是小小的,柔弱的,第一次心生保护,阻止了男孩子要拿走它。小心地盖好瓦,不舍地离开了。然后时常就会把脑袋伸出窗外,听听小麻雀的叫声,那是童年的声音。
      
      上学时坐在窗口的位置,听课时累了或者不爱听课时会溜神儿,看窗外走过的人,看隔壁班的那个男生,他在晨读开始大约五分钟时来,把自行车锁在他班区域内的最右边,我的车就锁在最左边,我们是邻班。看他锁好车,从车后座取下书包,背在肩上,然后推推鼻梁上的眼镜,低着头从我的窗前走过,那后背很是挺直。有几回他抬头看向我的窗户,隔着玻璃,隔着玻璃和我的书桌的过道,我想他是看不见我的,却匆忙地躲开了他的目光,有点慌乱,有点不知所措。于是那些个晨读我从来不知读了什么。也有老师经过,也有很多其他同学经过,说说笑笑的,默默无语的,有时候窗外路过的人也会看我,那是怎样一个迷茫的少年。
      
      刚结婚时,二楼的窗外有两棵树,一棵是杨树,另一棵也是杨树。几年功夫,两棵还不大的树茁壮生长,树干已经比碗口都粗了,枝叶在风里轻扬,根却扎在了两间房子中间不太多的土壤里,形成了不小的荫凉。这是第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小屋,面积不大,我却格外珍惜。窗户已经是大扇的钢构玻璃了。我常常凝视那两棵树,仿佛已是多年的好友,仿佛世间事就都可以这样努力地生长,生活就是那样,只要努力就会枝繁叶茂,就会在时光里长大,不会老去。期间,我的儿子出生了,忙不过来,我就在窗外安装的防盗的钢筋护栏框里,底部铺上泡沫垫,垫上棉垫,让儿子在这个临时的小窝里玩儿,像动物园里的小兽儿,但孩子是快乐的,他没有物质观,看什么都是好的。我站在窗口,指着不远处的树教他,“树。”儿子用含糊不清的发音说着,“树。”然后,在以后的日子常常拽着我的衣襟,说,“妈妈,外外,树。”我就会把他抱到窗台上,跟他一起认识窗外的事物。就那两棵树就有说不完的话,儿子问:“树为什么长在那啊?”“树叶为什么是绿色的啊?”“树会开花吗?”“树会老吗?”这些问题还记得,但怎么回答的都忘了,只记得,实在缠磨不过,我就把他抱下窗台,关上窗户,索性就出去走走。
      
      后来换了房子,西南面盖起了一座高层,艳丽的橘色,窗外的天空只剩下了前楼的楼顶不远处的高层挤剩下的一角。孩子上学了,和爱人的工作也忙起来,没有多少时间在窗口流连,不太记得那个窗外有什么景色了。
      
      心里却总想有个高层的房子,有大大的落地窗,冬日阳光的长度可以爬到床上,被子直接被晒得暖暖的。夜晚可以躺在床上抬头就可以看见星星。现在居住的十六楼的东屋就满足了想象里的这些愿望。站在大大的落地窗旁,可以看得见半个城市的灯火。每每此时,总会思绪万千,快乐忧伤有千万种,而安静淡然是相似的,那是长长的生活走过来的安详和静谧。诱惑那么多,有一个这样的窗口停留,就好。安然地看着窗外车流如蚁,我打开手里的书页,看上两眼,再看看窗外,窗台上是我新买的一对玩偶,老态龙钟的一对夫妻,老头弹着吉他,老太拉着手风琴,常常看着他们我就入了神。
      
      看过琼瑶的《窗外》,故事里的情节在烟火的生活里渐渐淡了,远了。只是,多年来窗外物换星移,望着窗外的人却已然安之若素。
      
      

    那是少女时代很爱看的一个缠绵的爱情故事

    保护视力色: 【字号 【收 藏】 【关 闭】

    分享到:
    请发给您身边需要的朋友: